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春博客

写多了,也就写出了心情,会结交更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水、那水中的……  

2008-11-09 10:28:42|  分类: 个人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星期三,在市政务中心第一会议室聆听了省委党校一位教授所做的专题讲座,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说到太湖的污染,周边企业三十年来所上交的利税全部用来治理太湖,还不能还一个“美就美在太湖水”的原景。这使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那个小山村,想起了那水、那水中的……

      我的老家座落在离县城三十多公里的西乡,与邻县一山之隔,山不高也不青,交通不便,直到高考,我才第一次离开父母,第一次上县城,第一次住进了四人一间的县宾馆,第一次感受到了城乡的差别。尽管我现在住在城里,出差到过全国许多地方,喝过长江、黄河的水,也在海边与海水亲密接触过,但我总觉得这些水远不如我离开小山村前的塘水和清泉。

     山村不大,只有五六十户人家,除了一大一小常年不见干枯的两口泉水塘外,当家塘不少,我的记忆中,不论是泉水塘还是当家塘,一到春天,池塘的四周绿树环绕,蔷薇开出一层层的白花,金银花攀爬在树上,树有多高花就开有多高,香气袭人。水总是清澈照人,水下植物隐约可见,野生荷花、菱角以及现在还叫不出学名的植物相陈在水面 ,浮游的鱼不停地在水中穿梭着,夏天,每当你洗菜、洗衣服、淘米的时候,这种鱼就会跑来追逐菜叶、浓浓的淘米水和肥皂水,有时候站在浅水的青石板上,它们还不停地轻啄你的小腿肚,说不出来的一种痒乎乎的感觉;由于青石板长年浸泡在水中,四周长满青苔,绒绒的,滑滑的,爬满了田螺,不用多长的时间,你就会摸满一脸盆,那时还不时兴人吃,带回家主要是喂鸭子。一到汛期,棉花地里、稻田里的水就从四面八方汩汩地汇到水塘里,有回游习惯的鱼往往逆着水流向上游来,这时候,我们是最开心的,小伙伴们不约而同拿着篾篮子,淋着雨,光着脚,冲出家门 ,来到水塘边,眼睛盯着流水,一动不动,一旦发现鱼儿,我们相互配合,不会让它逃脱的,往往不大的功夫,就能捉到够一家人一顿吃的,当雨停了或者天黑了,我们提着战利品高高兴兴地回到家,父母亲动作麻利,很快便将鱼烧好, 一边吃着,一边听着父母的表扬,心中的美和自豪感就别提有多高了。秋天,水塘边野生的枣树、柿树挂满了红红的果实,几片落叶在风中飞舞,轻轻飘落在秋天洁净的水面,似一幅怡人的秋景图。冬天,滴水成冰时,水塘变得光如镜面,当清冷的天空中还挂着不愿离去的月亮和星星时,我们一帮小伙伴们穿着宽大的棉衣棉裤,已在冰面上大呼小叫滑了起来,也许是我们惊动了水下的鱼儿,有时候我们趴在冰面上还真能隐隐约约看到鱼在水下活动的身影,直到父母怕我们意外将我们呵斥回家才罢休。

       我所在的小山村,大部分水塘都是用来灌溉的,因此,往往是塘连着田。汛期一到,水塘与稻田连成一片,鱼便游到田里来,吃稻田里的浮游生物,乐不思蜀。有时,我们中午放学,走在回家的路上,口渴了,就爬在稻田边,用嘴轻轻地一吹,便用手捧起水喝起来,真是沁人心脾,而那鱼就躲在秧棵下,一双双小眼滴溜溜地转着。当早稻成熟父母们忙着收割的时候,我们可就高兴了,因为不用毁坏庄稼我们就可以捕鱼了,实际上说是捕鱼,其实很简单,因为靠近塘口的地势一般是比较低,只要将连通水塘与稻田的缺口用田泥拦起来,然后用脸盘将水勺干,鱼便原形毕露了,什么鱼也逃脱不了我们的手心,当我们拎着装满鱼的淘米篮爬上田埂时,每个人只能看到眼睛。当稻田变得空荡荡时,我的父亲和一帮男劳力扛着木犁就着水将泥土翻一遍,为栽插晚稻作准备,那时,经常看到父亲收工时,手里总是拿着用稻草拴着的黑鱼、黄鳝、甲鱼之类的东西,由于缺少佐料,母亲烧出的往往土腥气很重,这些现在看起来十分难得的水产品,在我的记忆中没留下太多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年放暑假时,我们就像笼子里放飞的鸟,可以自由飞翔了,尽管父母午睡前再三强调不准没有大人在场的情况下到塘里游泳,但是我们一帮小伙伴往往还是趁父母熟睡的时候,偷偷地从凉床上溜走,带上淘米篮子,冒着炎夏酷热,来到了我们头一天晚上就计划好了的没有放养鱼的水塘边,脱得赤条条的,潜到水底抓泥,在清澈的水面上乱扔,目的是搅浑塘水,让鱼自动从水底下游出来,有时候水塘太深,潜不到水底,我们就在旁边已收割完了水田里,将自己全身涂满烂泥,然后再跳入水塘中,如此反复多次,再大的塘也给我们把它搅浑,不久鱼儿们都伸出头在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,我们便将淘米篮子从水下悄悄地伸过去,一提,鱼儿只有在篮子里蹦的份儿了,尽管我们有了收获,但往往还是十分胆怯,因为肯定少不了父母的痛骂甚至挨打。如果放在现在,能弄到这种全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野生杂鱼,岂不是天大的乐事?

      如今,离开生我养我的小山村近三十年了,儿时的伙伴大多数都不见了,他们大部分远走高飞了:有些人在学术界成了专家学者,有些人在商界成了大款,有些人在官场上担任了高官要职……。儿时的那水、那水中的一切再也看不到了,泉眼干枯了,水塘淤积了……,何时能还我碧水蓝天,鱼儿畅游,让我再找回儿时的记忆?

 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xieyangchun1963.blog.163.com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