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春博客

写多了,也就写出了心情,会结交更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到过年杀猪时  

2009-01-13 21:07:45|  分类: 个人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年的脚步越来越近,年味越来越浓,年年的此时,我总想到过年杀猪的情景和已不可能再有的儿时过年的气氛。

   那时,不知道,城里的年是怎么过的,城里的父母是怎样疼爱自己的子女。我总觉得,过年的时候,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。腊月二十八左右,我和伯伯家,总会有一家要杀猪过年,盼星星盼月亮,终于盼到这一天,当杀猪匠一头担着椭圆形的大木桶,一头担着筐子,筐子里放着杀猪的工具,缓缓地向我家走来的时候,我们一帮孩子别提有多高兴了,前呼后拥,将他迎到家,母亲很虔诚地端上一碗三个糖打蛋,因为在农村,匠人是不能轻易地得罪的。杀猪匠吃过、喝过后,胡子一抹,便吩咐家人和他一道逮猪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遇到狡猾的个头大的猪,往往满村子追赶着,逢田过田,逢水过水,大呼小叫,唤醒了冬日里沉睡着的小山村,随着时间的推移,逮猪的队伍越来越大,加入的人越来越多,百人追一只猪,给很少有娱乐活动的偏僻的小山村,带来了莫大的乐趣,一人难敌众手,当猪被追得口吐白沫,累瘫在地的时候,众人齐上前,用早已准备好的麻绳将猪五花大绑,然后合力抬起,放到案板上,杀猪匠技术娴熟,手起刀落,殷殷的血立即注满早已准备好的脸盆里,血尽放入木桶,四个壮汉分两边拉大锯,杀猪匠时不时加上热水,不大的功夫,褪尽猪毛,皱褶的地方,需等到杀猪匠将猪吹满气,鼓鼓的,然后才用尖刀一点点去挖刮,每当此时,我们常常是流着鼻涕、伸出皲裂的小手争先恐后地去摸那鼓胀的名副其实的大肥猪,感受它的温热,它的光滑,往往在一阵呵责声中才停止,离得远远的,怯怯地看着大人们将猪高高地挂起,杀猪匠开膛破肚,一阵阵热气飘起,散发出圈骚味,血水满地横流,那时我们全然不知,只想杀猪匠快点结束。

    当杀猪匠将猪内脏分门别类地清洁好,将自己该带走的肉放好,手在脏兮兮的围裙上不停地擦抹的时候,我们知道他的工作已结束,便一轰而散,往家跑去,扒皮的猪头已在锅内翻滚,香气四溢,父亲一边用低廉的香烟招呼着杀猪匠,为他茶杯叙水,一边要到灶膛前看看火,我有时也凑到灶膛前,趁父亲与匠人谈话时,将灶膛里的火弄大,好让锅里的肉早一点熟,那时根本不知道肉要千滚的道理,更不知道柴火慢煨的肉吃起来是特别香。更受不了的是,母亲早已将匠人的碗摆好,里面倒上酱油,放上切断的葱花,阵阵香味扑鼻而来,平日里八竿子打不到人的厨房,围满了我们堂兄弟,不愿挪动,眼睛滴溜溜望着热气腾腾的锅盖,这时绝对可以看出关系的亲疏,那些欺负过我的人,只能在我家大门口转悠着,是不敢迈进门槛半步的。

    农村的规距是很多的,尽管父母心疼我们,但必须要等客人吃好后,我们小孩才能上桌吃饭,我们只能咽下口水,看母亲用大瓷碗盛满肉和汤,端上桌让杀猪匠品尝,当时恨死了胖胖的杀猪匠,特别能吃,一碗接着一碗,费了好大的功夫,杀猪匠才吃饱了喝足了,担起担子,打着饱隔,哼着小曲离开我家的门,消失在黑暗中。人一走,门一关,就是我们的天下,跑出厨房,抢板凳抢位子,就等着母亲盛,一端上桌,立马风卷残云,不知道怎么那么能吃,吃是一点也不顾人,母亲有时将筷子放进我的碗里挟出骨头时,我都警惕地盯着,生怕肉少了,当父亲或母亲帮我尝试汤的热度浅浅的品尝一口时,也让我心疼不已,现在想来,自己是多么的自私,也是多么的不懂事,更是对不起我已作古的父母!

    现在,吃得多了,吃得好了,吃得方便了,但却怎么也吃不出儿时的味道,更没有机会去好好孝敬劳累一生却没享一天福的父母!

 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xieyangchun1963.blog.163.com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2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