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春博客

写多了,也就写出了心情,会结交更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燃烧的岁月  

2009-01-08 22:12:15|  分类: 个人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儿子一到家,爱人就在厨房里忙开了,尽其所能,烧一手可口的好菜,让儿子一饱口福。不大的功夫,儿子平时最喜欢吃的几道菜就热腾腾地端上桌子,要是放在我小时候,在这阴沉了多日的天气下,烧上这样的饭菜,恐怕不仅费时,而且还费力。

    那时的农村,真的是太穷了,穷得你即时有好吃的佳肴,却没有了柴草烧。柴草,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伤痛,大概七岁左右的时候,就跟在父母屁股后面,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他们筢草,我帮他们一堆一堆地抱到一起;他们用锄头翻起巴根草,我用木槌帮着捶下粘连的泥土,好让草早早晒干;他们在松树下筢松毛,我就帮着摘松果;他们在石缝里砍草、砍杂树、砍滕条,我就帮着抱到石头上翻晒……。到了自己能拿半个工分的时候,就扛着绑着筢子的扁担和绳子,带着柴刀,不管春夏秋冬,和小伙伴们就穿行在田间小道上、山岭沟壑间,一切有草的地方,或砍或筢,可谓是寸草不留,每当我们挑起比自己还高的柴草,或穿着草鞋或赤着脚行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上时,自豪感油然而生,一天的收获不仅让自己满意,也让父母满意,特别是走到生产队社员集中的地方,故意将肩上的扁担抖抖,富有弹性的扁担在肩膀的作用下,忽上忽下,再沉重的担子此刻也变得轻松,谁家的孩子谁有数,每当父母看见我逞能的样子,便心疼不已,往往从齐膝的水田里,踩得泥水四溅,爬上田埂,从我的肩上接过担子,一个劲地埋怨,此时,我就像现在的孩子考了满分一样,那种得意的样子,现在想来也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 那时弟兄多,父母们整天忙于生产队的农活,只有我们是自由自在的,但收集柴草却是我们的必修课,一如现在孩子的家庭作业,也就在我们兄弟们的共同努力下,草垛越堆越高,旁边还摊放着新砍的草,邻居家偷懒的孩子往往自惭形秽,他们的父母也常常觉得很没面子。一放学,我立即放下书包,淘米洗菜,烧锅做饭,天睛,还好,随便抱一捆草便能将一顿饭烧好。最难受的是遇到久雨不睛的天气,不干的草塞进灶膛里,只见冒烟不见旺火,吊在低矮屋檐下用陶土烧成的烟囱飘出浓浓的白烟,在屋檐下久久不散,一阵风吹来,又从厨房上由几根杂树木棍撑起的窗子里钻进,满屋是烟,天阴偏遭连夜雨,平时农村人都很忙,只有天阴下雨时,才有功夫串串门,热情的父母总是热情地挽留每一个来家的亲朋好友,这下可好了,父亲要陪着来人聊天,母亲要忙着备菜,烧火的事自然就落得我的头上,不干的草塞进灶膛里,一不小心,便将刚刚燃起的火苗扑灭,我只得用火钳挑起草,鼓起腮帮,起劲地吹着,汗水、草灰、烟熏出的眼泪汇集在一起,就像舞台上的大花脸,人见人笑。由于气压低,烟在茅屋里四处飘荡着,呛得屋内所有人咳成一片,咳嗽声此起彼伏,站在灶膛上炒菜的母亲,在烟雾和热腾腾的水汽环绕下,揭起锅盖,俯下身才能看清锅中的菜是否熟了,熏了、咳了、累了,这都不算啥,最痛苦的是不能与客人共享在那时算得上是丰盛的饭菜。

    参加工作后,一段时间吃食堂,也就渐渐忘了做饭。结婚后,又重操旧业,只不过是不用再烧柴草了,而改为蜂窝煤,较之以往,省却了不少事,但也不方便,炉门缝隙大小往往不容易掌握,晚上最后封炉的时候,过小,新换的蜂窝煤还没有点着就熄了;过大,不到半夜,煤就被烧完了,等第二天醒来,炉膛已经冰凉,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,都得重启炉子,于是到处找枯树枝、小木块等一切易燃物,无风的日子只要划上一根火柴就能点着,然后架上一块蜂窝煤,打开炉门,手拿芭蕉扇,费力地扇着,火借风助,在阵阵刺鼻的浓烟引导下,火苗慢慢露出头,离上班的时间越来越近,偏偏它不愠不火,不管你怎样的急,也拿它没有办法。尤其是家中来了许多客人,你正忙在兴头上,火却不旺了,换上一块新的,需要等好长一段时间,碗筷摆好了,酒早已斟上,就等下酒的菜了。遇到这种情况是非常扫兴。

      再后来,出现了罐装液化气,刚开始,只有有身份和有钱的人才用得起,一般人只能望“气”兴叹。好不容易找路子,托关系,在交了初装费,花了七百五十元买了两个液化气瓶和一个液化灶后,1996年终于用上了液化气。因为气源紧张,起初,还舍不得大手大脚地用,而只是用来救急的。很快,煤炉便淘汰了,每当骑着自行车,后座上用钢筋自制的挂钩或挂着空的或挂着充满气的,穿梭在充气点和家的路上时,偶遇拉煤的,便得意洋洋。那时,送气的还很少,住在五楼上,十五公斤的液化气还得自己扛到楼上,冬天还好,夏天,一罐气扛上去,已是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,心扑嗵扑嗵地跳个不停。不长的时间,大街小巷里到处是液化气充气点,竞争十分激烈,价格放开后,气便慢慢便宜下来,为了拉到更多的客户,开始出现了免费接送液化气罐的业务,至今还没有歇业,只不过,充气的数量和质量一直为人所诟病。

    现在,省去了液化气瓶搬进搬出的劳累,用上了天然气,只要一打开灶头开关,蓝色的火苗均匀地跳动着,任你煎炸炒煮,肆意地发挥着自己的厨艺。可惜,来家做客的人却越来越少,主人的激情也不似曾经岁月中那样的澎湃。 改革开放的三十年,让我们有机会享受更多,但亲情也失去了不少,怎样地将两者有机地融合到一起,有待我们每一个去探讨。

    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xieyangchun1963.blog.163.com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