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春博客

写多了,也就写出了心情,会结交更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假如当初……  

2009-02-07 09:36:32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平时的春节,只是和在外地同学和亲戚联系,打个电话,互致问候,叙叙彼此间熟悉的人和事,聊聊一年的近况,结束,免不了客气几句,实际上,许多的承诺是无法实现的。

     今年,却有点奇怪,多少年不联系的儿时伙伴、很少走动的老表们却陆陆续续地与我通话,到家做客。他们出手大方,穿着考究,生活阔绰,言谈举止,不是“地主”就是“富农”,既为他们感到高兴,也为自己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 一同学,在上海铜川路水产市场做了多年的水产生意,正月初七,因子女上学到巢湖,小范围的几个同学聚聚,他言语不多,穿着也不似上面提到的考究,买房时,一分不贷地交了几十万,眼都不眨,起初售楼小姐鄙视的眼光立马变得恭敬和温顺,并报以羡慕,甜甜的微笑又重回那张白净的脸上。也是他,从上海带回了象鼻蚌,我们都是第一回听说,饭店的厨师也没见过,在他的指导下,才加工成熟,几百元一斤,风味确实独特,只可惜,痛风的我不能尽兴地去品尝。

    墙挨着墙的一儿时伙伴,我上学、毕业参加工作,就没联系过,只听说,他在北京做废品生意,相当的火红,村子里好几个人都在他手下帮忙,我只是一听而已,从没把他当一回事。偶然一次接到他的电话,他告诉我是如何辗转找到我的手机号,他正在为他的儿子因分数不够上重点高中的事烦神,无权的我,恰好有同学在那所高中任教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和我的那位同学说了这事,哪知,我的那位同学很爽快地答应帮忙,并很快办好。可想而知,儿时的伙伴,是多么地激动,也非常地客气,匆匆地赶回早已在县城买好的家,非要宴请我的同学,他以北京挣的钱到小县城来花的消费方式,让我们目瞪口呆!席间,我才知道,他已是“北上南下的干部”,现在在南京发展,在六朝古都置了房、买了车。

     俩位同村的人,前几天来我家,告诉我,想在巢湖买房,为的是孩子上学。要求是:交通方便、位置好、离学校近。无法,我只得陪他们到几个售楼部去转转,冷清的售楼部让人真的感觉金融风暴的直接影响,可是从他们俩口中的言谈,你不会怀疑他们的钱多,6层楼,五层和四层每平方相差近二百元,有时,我对他们说,你们还年轻,五层和四层没有多大区别,但钱要少花,他们淡淡地一笑,买房就要好楼层,不在乎那二百元钱,再说,待老了,楼层高爬不动,我回身望望他们,脸上还洋溢出青春,头发乌黑,却想得很远。

    最有钱的,当数几次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同居三年的男友,他可谓家大业大,经营地产、金融、矿产、电池、汽车、涂料,等等。当我们认识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县银行的点钞员,被推荐参加本系统的电大班学习,毕业后,留巢工作,在海南大开发的浪潮下,辞职去了南方,从此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 想当初,假如他们拚命读书,考上大学,或为教师或为公务员或为工程师,他们的命运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,或许他们在为房贷节衣省食,或许在为爱人下岗再就业求爷爷拜奶奶,或许为上大学孩子学费筹措而眉头不展,或许为待遇或职位的不公弄得焦头烂额,或许为病榻前的双亲医药费而愁眉苦脸,或许贪脏枉法而沦为阶下囚……。当然,也不乏佼佼者。

想当初,假如我们不拚命读书,考不上学校,也许我们像负重的老牛,面朝黄土背朝天,为一家人的生计在贫瘠的土地上重复着几千年的劳作,累弯了腰,累白了头,也许成了超生游击队,东躺西藏,居无定所,也许如他们一样,成了老板,坐着豪华车,拥着美女,吃香的喝辣的,视金钱如粪土,慷慨大方,出资修路架桥建学校……

   可如今,人生已经步入中年,再也没有了假设,只有羡慕的份,但不管近况如何,还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,好好活着,有一份热发一份光,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。

 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xieyangchun1963.blog.163.com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2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