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春博客

写多了,也就写出了心情,会结交更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曾经的夏雨  

2013-06-27 11:18:44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

怀念曾经的夏雨 - xieyangchun1963 - 阳春博客

 

 

        江淮之间自从进入梅雨季节,雨是一天挨着一天,时而兜头一浇,时而温柔轻飘,雨中雨后,能见到植物的地方,随处可见,树更绿草更青花更艳,虽然在在城市风雨中走过三十年,却总觉得与儿时乡下的雨相比,似乎缺少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乡下的一场透雨,就会变得泥泞不堪,不用说接连几天了。那时候不懂得季节的重要性,只记得油菜小麦收割后,就要栽插早稻秧苗,曾经的旱田需要雨水的浇灌,雨也很及时,噼啪几场,旱田变成秧田,一汪汪的田畦,平整而不规则地散铺在村庄的周围,很快,又被一行行秧苗铺绿,过不了多久,就变成一片绿油油,盖住了水,风吹起,如绸,抖动在高高低低的田间。秧苗生长的季节也是多雨的时候,父亲和村民们往往头戴斗笠,身穿蓑衣,赤着脚,扛着锹走在狭窄的田埂上,巡视每一块稻田,确保水系的畅通,不至于让过多的雨水淹没了秧苗,从而影响它们的生长;有时候,以同样的装束,牵着水牛,寻找肥美的水草,让栏中的牛吃得滚瓜溜圆……不论何种方式的劳作,父亲总是质朴得一丝不苟,自己却常常被雨浇透,回到家中也没一句怨言,那时候还没有分田到户而是生产队大呼隆的管理。父亲在我的眼中一直是个本分胆小,从不偷懒的老实人。

      下雨的天,母亲比晴天在家逗留的时间长,那时候没有任何显示时间的设备,凭着鸡鸣声,母亲在天没亮时便起床,准备一家人的早饭。烧草的锅底往往容易结灰,为了省柴,要经常用铲子铲除,茅屋的潮地上,锅有多大,铲下的灰圈就有多圆,我也是在铁器的撞击声中中断自己的晨梦,揉着惺松的眼,总想踩踏地上的圆圈,但每一次都被慈母呵斥而不敢越半步,至今我也不明白为何?阴雨绵绵的日子,气压低,柴草回潮,烟大而不出屋,就在低矮的草屋里盘旋徘徊,有时候烟刚寻到门旁,又被风雨给堵了回来。伴着母亲的一阵阵咳嗽,一顿不算丰盛却不容易的早饭就端上裂缝很宽的八仙桌上,坐在长条板凳上,手端粗瓷碗,就着母亲亲手腌的咸菜,风卷残云似的吃饱肚子,母亲总是最后一个吃完剩汤剩水的人,日复一日。燃烧的PM2.5、剩菜饭以及过多的食用咸菜,让母亲没能看到我们现在提高的生活水平和质量。可惜,没有了假如。

      那时候,学校的条件是最好,砖墙瓦屋,比家中草顶泥墙的房子要安全得多。上学时必须按时到校,因为迟到罚站那不是光彩的事。暴雨来临前的乌云压城,电闪雷鸣,盖过了老师的声音,害怕让我们听不进老师讲课的内容;暴雨时,瓢沷似的遮天敝地,屋檐滴水的叮叮咚咚声远比老师讲课的内容要诱惑得多;放学的铃声一响,我们就像笼中的小鸟,冲向雨中,长柄的油纸伞,再大也挡不住雨,何况有的伞有些年头了,即使撑起,也到处漏水。喜欢放学的雨天,小河边、池塘旁、稻田里以及沟沟汊汊里,都有戏水的雨虾,赤脚淌水,双眼紧盯,哪怕逮到一条寸余的小鱼,也在小小的心中荡起激动的涟漪,也有了炫耀的资本。有胆小的,不敢涉水,就在塘埂上寻觅野蔷薇的踪影,雨中,一夜长大的新头,嫩脆甜,撕了皮,咬一口,连同雨水下肚,清凉可口;还有野草莓、野山楂、野“毛姑娘”……

      曾经久居的乡村,撒欢的乡野,与我渐行渐远;憨厚而慈祥的父母,不再有他们那熟悉的音容笑貌;学校、老师、同学,在岁月的前行中,纷纷坍塌、疏离甚至作古;雨还是那样的雨,却不见野生的游鱼和嬉戏的孩童,自然和人文环境越来越恶化……

      一切的一切,不可能重头再来,我只好把曾经的夏雨和夏雨下人和景,在城市的雨中,拿出来洗一洗,独自回味!

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xieyangchun1963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3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